獵魂外傳

獵魂外傳 萌芽的心願-犬

獵魂外傳

這天盧卡起的特別早,穿著一身運動風,拿了一個背包,似乎很重,獨自一人往後山方向跑去。

村中依然流傳著殺人魔的消息,三位警察依然在早晨來到警局,這樣的狀況持續了第二天,因為是案情保密,所以大家總是各自猜測。盧卡在早上十點前回到家中,在整理完所有的物品後,盧卡熄燈休息了。

傍晚,盧卡起床準備了豐盛的晚餐,放起了輕音樂,這樣的儀式似乎成了他行兇前的習慣。吃完晚餐後,換上了一套紳士的服裝,走進了幽暗的倉庫。

這天夜裡,村莊特別安靜,或許是前幾天警察的到來引起了恐慌,大家早早熄燈休息,外地來的警察要求巡邏隊解散,警察夜晚全副武裝在村莊的各個角落巡邏。

一道黑影閃過,穿梭在村莊的小巷中,是那樣的熟門熟路,閃過了警察巡邏來到了他夢寐許久的女人家前,犬在門口等候多時,拉薩依然安穩的睡著,犬不想驚擾拉薩,獨自來到屋外,看著眼前的殺人魔,犬明白,任何的低鳴威脅都是多餘,只有咬死眼前的盧卡才可以保護睡夢中的拉薩。

盧卡「嘿!大狗,到一旁去,我想找你的主人拉薩,我有一個禮物要給她。」

犬堅定地站在大門前的階梯,龐大的身軀擋住了進屋的去路。

盧卡「好吧!我一直覺得你很面熟,前陣子你對我的反感更讓我明白你就是當時的那隻臭狗,還不是因為在這個村莊,我很難辦事,不然我聽說獒犬的舌頭也是很好的補品,不過我現在對你沒興趣,你的主人也就是拉薩,她有我要的東西,是我無論如何都想要收入囊中的收藏品,一顆純淨且堅定的心,反正我也對你沒有興趣,讓開你至少還有一條狗命,不讓開,我想結局就是我多了一份狗舌頭可以當下酒菜。」

殺手

盧卡緩緩的從身後拿出了一把小刀,緩緩靠近「這或許是我最後一件收藏品,不管如何一定要到手,你也明白我的狀況緊急,抱歉了臭狗狗,你的主人在今天晚上成為我的收藏品。」

犬低鳴,快速地向前飛奔,盧卡也舉起小刀向前揮去,犬飛躍的咬住了持刀的右手,盧卡的另一隻手握著另一把小刀,快速的進出犬的身體,盧卡強忍著疼痛不敢喊出聲,而犬的哀號聲想過了夜半的天空,倒臥在地上的犬,嘴上還咬著盧卡的右手,前腳鋒利的爪劃破了紳士的西裝,深深的爪痕被血滲透。

盧卡「我一直不懂為何你要一直打壞我的計畫,還有為什麼要你豁出性命保護這屋中的拉薩,如果他最後的命運是死亡,那你的犧牲不就白費,算了,跟一條狗說這麼多他也聽不懂。」話剛說完,盧卡將小刀劃破了犬的頸部。

犬不是聽不懂,而是無法讓人類明白他懂,在生命的最後一刻,他依然還是無法保護眼前自己深愛的女人,那個在他前世及今世的恩人現在有了威脅「如果….我是人,是不是就可以保護我心愛的人,是不是就可以跟拉薩說聲…..謝謝。」

就在犬再次看到牛頭馬面前,犬看見了警察快速的包圍了房子。

睜開眼他就來到了地府,面對審判就像上次一樣,,犬因為救人而犧牲很快得到了輪迴盤的機會,在最後他向閻王提出一個要求「閻王大人,我想投胎成人。」

閻王「你想投胎成人?當人可是很辛苦的,想當人的原因是什麼。」

犬「閻王大人,我投胎轉世了兩次,兩次都為牲畜,雖然出生不錯,不過卻無法了卻心中的心願,我想保護那個人。」

閻王看了看犬的過去「孟婆的湯竟然沒有讓你忘掉所有,你心中種下的心願,在轉世後萌芽,讓你帶著前世的記憶去到陽世,這樣你還不滿足嗎?」

犬「閻王大人,我不是不滿足,而是希望她可以好好活著,我的兩輩子為了保護她的生命而犧牲,在我闔上雙眼前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安全,閻王大人,為何那十惡不赦的殺人魔可以在陽世作奸犯科,我只是想要好好保護我愛的人卻是那麼樣的脆弱。」

閻王「既然你心意已決,我也不是不能讓你轉世成人,不過還是要有代價的,你願意接受嗎?」

犬「我願意,不管是多苦多難我都願意,只要換來一次可以保護她的機會。」

閻王「好,即日起,你就是獵魂小隊的一員,負責接受地府派遣的任務,並且安全的押送底下特殊的陰魂。」

閻王語重心長地再次開口「對了,你只要收集到7749之鉚釘或者完成7749個任務就可以轉世成人至於該怎麼收集,你到了小隊就會有人跟你說了,有件事情要請你謹記在心,就是『要努力活到最後』。」

上集 獵魂外傳 誘惑-犬

輕鬆小品 明日新星 時光飛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