獵魂 創立

獵魂 創立

獵魂 創立獵魂 創立

安靜地凌晨兩點鐘,公園旁的大樹下有張石桌,石桌上刻劃著象棋棋盤,凌晨的霧氣飄散,朦朧中三人圍繞著石桌。

三人一句話都沒說,又或者是說不出話。

一身簡單裝扮,外表像是一個外國人,把玩著石桌上的象棋「這個棋子是什麼,是種遊戲嗎?」

面前一名頭髮稀疏的中年男子激動的嗚嗚咽咽,嘴唇被紅霧緊緊黏住,無法說話,在旁邊另一位帶著眼鏡,淡定的一動也不動,看著眼前的外國人。

鯨「喔喔喔!抱歉,忘記你們說不出話來,醜話說在前,等一下如果誰敢大吵大鬧,劃破這個安靜的夜晚,那他就失去發言權囉!」

兩人聽到面面相覷後默默點點頭,鯨揮了揮手,原本在嘴上的紅霧頓時消失。

王幫幫主王四肩小小聲地說道「您是誰,大半夜的把我們找來這裡要幹嘛?」

在一旁的柯幫幫主嗤之以鼻的看向王四肩「風雲榜上有看過『似霧非霧,迷霧中有迷悟,善者頓悟,不善者隨霧而逝。』這樣一句話吧!連這一點資訊都沒有,虧你還幹了這麼久的王幫幫主,還是說這裡的善者只有我,所以我頓悟,而你……哈哈哈。」

鯨笑著說「找兩位來不是讓你們鬥嘴的,還有我剛剛有說請霧吵鬧喔!」

王四肩「你就是大家口中的霧之使者,真是榮幸見到你。」

鯨「霧之使者?我什麼時候有了一個新的稱號?不過這也不是重點,今天找二位來是有件事情給你們告知。請兩位告訴我,你們是怎麼進入這個遊戲的,你們玩了多久,曾經離開遊戲嗎?」

王四肩「喔!原來你是來找我們身家調查的喔!問這麼多要不要連我爸媽都一起問啊?」

鯨默默地看向王四肩「之所以找二位來,是因為目前新北勢力最強就屬你們,我沒什麼惡意,初來乍到這遊戲也不過幾天,想知道你們到底是如何在眾多玩家中領先群雄。」

柯蚊責「我想是這樣啦齁!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,你在這邊走跳,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就會聚在一起,我想一根筷子折一下就斷,一把筷子就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折斷的。」

鯨「這麼說也是有道理,你們兩位幫主也算是聲名遠播,要不今天我們下盤棋,如何?」

王四肩、柯蚊責疑惑的看向眼前的鯨「你剛剛不是說你不知道這個是什麼嗎?」

鯨默默地拿起從剛剛就在翻閱的一本書「棋天大勝」

「如果你們可以下得贏我那你們就可以離開了,如果輸了……得答應我一件事,當然這件事是你們能力所及,就看你們願不願意了。」

王四肩「有沒有不下的選項。」

鯨默默地拿出一個杯子「不下的選項當然有,不下的話就把這杯喝了吧!」

杯中飄飄的紫霧看起來是如此的夢幻,柯蚊責「我想是這樣,我跟你下棋能有什麼好處,下贏了又有什麼好處?」

鯨「這場遊戲輸贏不重要,不過如果你放棄完這場遊戲你們才是真的輸了。」

柯蚊責「那如果你贏了,我們要答應你什麼事?」

鯨「這個就等我贏了再說吧!畢竟我也是第一次下這種棋。」說完,鯨剛好翻到棋天大勝的最後一頁。

棋局開始。

一個平頭、身高壯碩的男子站在了大長桌旁,他的一頭紅髮成了他的招牌,他就是天師幫第二把交椅,櫻木。

櫻木「大家應該知道我們天師幫總是很低調,最近東部有一大票人前來朝聖天師幫,大家進了天師幫就是與天師有緣、與大家有緣,今天大家齊聚一堂,大家也有共同的目標,往後還望大家可以互相幫忙,這裡有個人,想要大家幫忙打探一下,如果有消息記得我們的幫暗號。」

話說完,大家全都化成一屢煙消失了,這是天師幫的技能,煙硝雲散。櫻木獨自坐在了位子上,桌上放了張小女孩的照片,他是第一個染上新關病毒,直到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一年,在遊戲中不知已經過了多久,女孩的名字叫做「小雲」。

小雲在醫院長住一年之久,病情不見好轉,但也沒有每況愈下,爸爸是企業社的老闆,得知女兒生了場怪病後,用盡一切辦法,中醫西醫全都試過,沒用就是沒用,求神拜佛也是沒有進展,直到越來越多人像小雲一樣陷入昏迷,甚至有人免疫力較差而死亡,一切的一切總是十分的離奇,醫學上也沒有任何進展。

小雲爸爸來到了地藏廟,坊間都說這間地藏庵十分靈驗,即使小雲爸爸已經求神問佛了不下數百間宮廟,但還是秉持著一份希望來到了地藏庵,雖然希望渺茫。

三仙台上,一個男子背上一個束口包,阿良獨自一人在三仙台上打坐,雖然進到了新關遊戲中,但還是不改作息,打坐冥想的習慣依舊,不同的是阿良聽見了,剛進到遊戲的阿良,一如既往地找了個地方打坐,思考著之後該何去何從,身邊的同伴也不知去向,也不知坐了多久,他聽見了一個聲音,一個男子苦求的聲音,腦海中閃過了一到金光,聲音越發清楚「慈悲的地藏菩薩,我的女兒罹患了怪病昏迷不醒,任何方法她都嘗試過了,就是無法喚醒自己最愛的女兒,知道地藏菩薩神通廣大,希望可以求求您幫幫我的寶貝女兒,如果可以我也願意以身犯險,前去解救他。」

阿良驚訝地瞪大眼睛,如果剛剛的冥想是真的的,那麼只要找到這位名為「小雲」的女孩就可以了解這麼世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,阿良剛進入遊戲不到一天,什麼事情也沒做,得知了這麼一個大消息,同樣選擇政治派的阿良,擁有領導者的腦袋,想要獨自一人前去尋找小雲實屬有些困難,阿良馬上創立了天師幫,首先要先挑選好的幫會成員,阿良擺桌設椅,搞起本行,打著超準算命的名號,開始大量網羅人才。

每一位天師幫的成員都是經過阿良精心挑選,甚至是阿良親自前去尋找的成員,無論是什麼派系,只要是對尋找小雲有幫助的一律納入麾下,櫻木是阿良第一個親自尋找的成員。

櫻木,自由派,是個熱愛籃球及動漫的少年,喜歡和同學、朋友一起去公園打球,這天一如既往地打完球後騎腳踏車回家,在回家後突然感覺身體不適,硬撐著將身體洗乾淨後上床休息,之後就失去意識了,對於離開遊戲有強烈的意識。

台東籃球場

櫻木進到遊戲中,依然不改他對籃球的熱愛,除了將稱號設定為自己最喜歡的動漫球員外,每天傍晚時刻還是會到公園打球,在球場上時常可以聽到一些關於遊戲中的資訊,櫻木雖然急迫地想要離開遊戲,卻也沒有什麼頭緒,直到有一天,一群小混混來到球場上想要小試身手,幾個玩家看到對方來勢洶洶紛紛逃開了,櫻木則不理睬的繼續打球,小混混們便開始惡言相向,辱罵他的外觀、稱號設定,揚言跟他單挑,卻屢次犯規,櫻木雖然寡不敵眾,但也不逃跑,眼看混混拿起一旁的木棍打向櫻木,一旁的阿良搖了搖頭,緩緩地打開了鐵網門,時間就像是慢動作般,木棍停在了空中,一隻手抓住了木棍,混混們看像這個突然出現揹著束口包的少年「哪裡來的屁孩啊?滾一邊去吧!」

阿良「就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一個人,也太勝之不武。」

「到底是關你什麼事啊!你是沒聽過我們台東尬車幫喔!」周圍的混混開始此起彼落的叫囂起來。

阿良「看來你們是講道不講理囉!」話一說完,阿良拔出束口袋內的桃木劍緩緩地在地上畫上一個圓。

「你要玩沙就去旁邊好嗎?這什麼玩具劍,在那邊搞東搞西,到底是在衝啥小。」

阿良將櫻木及自己圍在了圓之中「欸!你們台東尬車幫全部都在這了嗎?」

「不是吧!小屁孩,我們幫幾個人到底關你什麼事啊!」

阿良「沒事啦!只是想說竟然大家要玩就要盡興點,叫大家都一起來啊!」

在一旁的櫻木緊張的看著眼前的阿良,手上的翻找著資訊「台東尬車幫,成員35人。」櫻木默默地將資訊小聲地告訴阿良,阿良看了看眼前的尬車幫「30、31、32、33、34,欸!還少一個餒!請他過來吧!」

「誰?誰沒來,不是說好要一起去池上吃便當的嗎?他媽的又是誰沒給我跟上的。」一個胖子騎著新手機車緩緩地靠近。

「靠!叫你去機車行幹一台機車,結果你給我騎這台小綿羊,他媽的你一個破百公斤的死肥豬,騎著這個100cc的最好騎得動。」

剛趕到的大胖子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「老大拍謝,我太大隻了,機車行的老闆看到我騎車就馬上抓住我了,我來不及跑,看到路邊的阿婆騎這個,想說沒魚蝦也好,加減騎了。」

阿良「看來大家都到齊了,那我們就要開始表演囉!你們都做好心理準備了嗎?」

「急急如律令,噴。」

瞬間35名尬車幫的成員全數噴出了十萬八千里,現場一個人都不剩,剩下的卻是滿地的裝備,阿良開心的看著滿地裝備,慢慢地撿拾著,櫻木看呆了,眼前的少年,一句話就把一個幫滅了。

阿良「嘿!櫻木是吧!快撿啊!得來全不費功夫呢!一大堆好裝備,撿一撿夠你少努力好幾天了。」

櫻木「你….怎麼知道我是誰,你又怎麼可以一次幹掉尬車幫。」

阿良「哈哈哈!我可沒有殺了他們,只是讓他們的努力歸零罷了,像這樣的壞人,就應該要讓他們多多努力,反正他們也是從別人身上奪取這些東西的,就好好地提升自己,然後發揮正義吧!」

就這樣,櫻木成了阿良的左右手,天師幫的幫規「低調的正義,高調的收場。」

上集 獵魂 新關遊戲

輕鬆小品 明日新星 首戰